潇湘一醉

辣鸡文手‖圈杂,主全职、黑塔、楚留香手游‖很高兴认识你

  *是交的党费
  *很杂,没头没尾预警
  *二人已经是恋人关系
  *有血腥描写
  可以接受的话→GO
  
  
  
  
  
 
  
  伍六七蹲在正中央最大的那把酒红色座椅上,皱着眉检查小臂上的伤口。刚刚冷不防受了他们老大一梭子冷枪,要不是柒拿千刃替他挡了一下,兴许他自己也得脑浆迸裂地躺在这尸堆里。liann
  
  他突然开始回想皮肤被子弹划开的感觉,首先是火辣辣的一道,像一串火瞬息间点燃在被破开的肌肉里然后熄灭,接着是无法忽视的麻木。事实上他现在才感觉到疼痛,而且是撕心裂肺的那种,要不是会更疼他都想直接把胳膊锯掉。
  
  “子弹唔深,深得话你宜家都走唔咗路(子弹不深,深得话你现在都走不了路)。”柒唰地收刀入鞘扭头看他,深红色眼瞳和他衣服上溅上的颜色一样冰冷。他抬手扔过去一个玻璃瓶,伍六七伸手接住:“消毒。”
  
  “喂,这也太敷衍了吧。”他透过惨白灯光看瓶子上贴纸,明明白白是一瓶高度数白酒。
  
  柒没说话,只是清楚地用眼神告诉他要是伤口发炎有他好受的。伍六七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倒也顺从地用牙咬掉瓶塞,小心翼翼地倒了一点就甩了瓶子倒在地上龇牙咧嘴:“疼疼疼疼……”
  
  “走咗(走了)。”柒没管滚到他脚边上的伍六七,径直往窗边走。
  
  “等等等等!”伍六七连滚带爬爬起来,冲着他的背影喊。
  
  柒停住了脚步。
  
  伍六七想起自己余光瞟到那黑洞般的枪口的时候,心底里骤然升起的冰冷瞬间把他整个人都攫住了。他倒是也出过不少任务,受过的伤也不少,但这是第一次死亡离他如此之近,近到差一毫,死神的手指就会毫不留情地插进他的喉管。
  
  他很感激柒,他也在想,自己也许此刻才做好随时丢掉这条小命的觉悟。很晚,但还赶得上。
  
  也许总是在经历过性命攸关的战役之后,才会觉得自己和眼前人依旧鲜活的生命弥足珍贵——伍六七看着沾满鲜血的自己和柒站在尸体堆砌的如同地狱的景象里,忽然就很想上去抱他一下。
  
  但是伍六七突然觉得更疯狂一点也没关系。
  
  “我想亲你。”他直白地说。
  
  柒转身,走近,面容平静地直视着伍六七——或者说另一个自己的眼睛,然后揪起面前人的领子,把嘴唇按了上去。
  
  牙齿不小心磕碰在一起,血腥味蔓延开来,铁锈的味道并不好,难以言喻,但混杂在粗喘里却总能激起人本性里的兴奋,疯狂,与兽性。
  
  这个吻只持续了几秒便结束了。柒紧紧地盯着他的眼睛,伍六七愣了一秒,然后咧开嘴角笑了一下。
  
  然后他们一前一后走向窗边,极其相似的面孔上是不相似的神态与眼神,但眼睛里沉着的月亮却是一样的银白与通透。
  
  有些话无需言语却心知肚明。
  
  别死咗(别死了)。
  
  好。

评论(5)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