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一醉

辣鸡文手‖圈杂,主全职、黑塔、楚留香手游‖很高兴认识你

【巍澜】岁月静好

  *大半夜不睡觉的爆肝产物,清水
  *剧版镇魂结局使我心肌梗塞,于是自己给自己产粮吃
  *是转世后的故事,大概是巍澜和居老师白宇哥哥的立场互换……?
  *和真人没有关系哦,我们只磕纸片人
  可以的话→GO
  
  
  
  两个人站在摄影棚里,周围是鸟啼啁啾,蝉声鸣鸣。
  
  沈巍背对着赵云澜站着,忽然转过身来,一颗冰凉的水珠在他长睫上驻足片刻,而后便徐徐滚落。
  
  赵云澜看见那泪珠忽地心尖一揪,即使他知道是演戏可还是忍不住地喉头酸涩,一口气堵在胸腔不上不下,眼前迷雾更重了些。
  
  沈巍开口,声音听起来即悲伤又温柔:“我们赌一赌。”
  
  “不管过了多久,不管去到哪里,你我总有一天,还会再相见的。”
  
  赵云澜咽了口唾沫,哑着嗓子开口:“好。”
  
  然后沈巍就笑了,笑得温文尔雅,笑得像个最普通的大学教授,笑得像是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他们眉眼如初,岁月如故。
  
  赵云澜也忍不住跟着,提了提嘴角。
  
  “咔!”导演大喊,赵云澜笑着上去锤了一下沈巍肩膀,两个人分别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的纸巾擦眼泪——至此,《镇魂》这部片子,宣告正式杀青。
  
  庆功宴是必不可少的,大家吵吵嚷嚷,干脆就在特调处满满地摆了一桌,当然,酒也必不可少。赵云澜是个能喝的主,可最近老胃病又犯了,在大家的一致监督下只能对着那几瓶老白干望穿秋水。
  
  酒过三巡,那些酒量差的基本都陆陆续续展现了自己狂放不羁的内心——祝红扯了一张又一张纸巾哭个不住,大庆双眼迷离说剧里小鱼干吃太多导致他现在一看见小鱼干就想吐,郭长城直接一只脚踩在椅子上引吭高歌了一首《难忘今宵》。
  
  辣眼睛。赵云澜默默地转过头去不去看这些群魔乱舞,却恰好和扭过头来的沈巍对上了眼。
  
  沈巍看起来也有点神志不清,却不甚明显,只是脸颊浮上红晕,眼角也飞起湿漉漉的胭脂色,盯着赵云澜只是笑,也不说话,一双眼睛里像是有亮闪闪的星光流啊流。
  
  赵云澜心里像被猫爪子轻轻挠了一下,痒酥酥的。
  
  “沈老师?沈巍?黑老哥你自己走两步啊你倒是……”赵云澜扶着人走出特调处,留恋地最后看了一眼金色的门牌,然后走向停车场找到自己的车,打开副驾驶把人塞进去自己坐到另一边,发动了车子。
  
  沈巍喝了酒不能开车,正好他们两个住得也近,赵云澜想了想毕竟兄弟一场也就没打电话给沈巍助理,干脆自己开车把人送回去。况且……
  
  况且……
  
  他还有点事想做。
  
  走到半路的时候下雨了,前挡风玻璃上映出被雨水冲刷得模糊一片的霓虹灯光,五光十色地混在一起,莫名地有种奇妙的氛围。
  
  赵云澜有了这个想法挺久了。那天他去剧组试镜,正巧和沈巍擦肩而过——赵云澜无意中瞟了一眼,正好透过那人的平光眼镜瞧见他精致的面庞曲线和长睫在眼下扑闪开来的一片阴影。
  
  这小伙子长得不错。这是沈巍给赵云澜留下的第一印象。
  
  后来发现两个人机缘巧合地都入了剧组,还是双男主,赵云澜着实有点吃惊。不过后来,他发现沈巍最吸引人的地方并不是他已经很出彩的相貌,而是演技——对于赵云澜来说再确切一点,就是眼睛。那双眼睛,每次看着他的时候都感觉要把他的灵魂从从躯壳中抽离出来,再深深地刻在对方的瞳孔里,像深埋在深海的沙砾中。
  
  当他察觉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开始期待和沈巍的每一场对手戏,每一句对话,每一秒眼神交接,甚至每一次肢体接触……赵云澜不禁有些啼笑皆非,但却也甘之若饴。他不在意自己是直是弯,只要是注定的那个人不就行了吗?
  
  所以,他也在赌。
  
  “沈老师,”他在红灯路口停下,眼睛依然盯着前方,装作不经意地开口,“你演了这么多天教授,可从来没有给我上过一节课。”
  
  “嗯?”沈巍发出一个迷迷糊糊的像是疑惑的鼻音。
  
  “你能不能,教我一节怎么谈恋爱的课?”赵云澜笑着回头,却发现沈巍已经闭上了眼睛,呼吸平稳,看上去像是睡着了。
  
  唉。赵云澜不免失望,在心底叹了口气沉默着慢慢踩下油门。对方这八成是在装睡,至于态度,这逃避的行为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但是赵云澜忽视了一点,他没有注意到沈巍红得异常的耳朵尖。
  
  他之前去过沈巍家,车很快就拐进了沈巍家楼下。赵云澜从车门侧面取下伞,转身摇醒还在装睡的某人:“沈老师?沈巍?巍哥!到地儿了,下车吧。”他扶着走路还不稳当的沈巍踩碎淅淅沥沥的雨声进了楼道,然后又一路把人送到家门口。
  
  “赵云澜,今天谢谢你了。“沈巍站在门口冲着他微笑,楼道里暖黄的灯光在他脸上投下一片暧昧的阴影,更显得他眉眼唇形皆是精致,赵云澜心里却是一阵抽痛:唉,这样的大美人今生怕是无缘了。“那个,今天挺晚的了,我就不进去了,你注意照顾好自己……”赵云澜提脚便要走,却被沈巍一句话生生止住了脚步。
  
  “我考虑过了。”沈巍的语气突然变得极认真,他双手搭上面前人的肩头使其不得不与他对视,一双眼波光流转,蕴着无法言说的温柔:“教一节倒是可以,但是学费很贵。”
  
  “代价是,一辈子。”
  
  ……啊?
  
  赵云澜被突如其来的幸福一下子砸得有点找不着头脑,不由分说地先答应之后不知怎么地想到他看《镇魂》原著的时候,似乎也有一个和现在相似的情节。
  
  接下来……该干嘛来着?
  
  沈巍推着他的肩膀把他按在门上,不由分说地堵住了他的嘴唇。
  
  ……
  
  其实赵云澜并不知道一件事。
  
  试镜那天两人擦肩而过后,沈巍回头偷偷看了他一眼,眼神里是说不出的复杂与深沉。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左胸膛微微的疼痛与悸动清楚的告诉他,他必须抓住这个人,然后把他死死地箍在怀里再也不能放手。
  
  ……
  
  他抓住了。
  
  
  
  从此便是眉眼如初岁月如故,像我们所有人所期望的那样,安稳地消磨这一点静好时光。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