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一醉

辣鸡文手‖圈杂,主全职、黑塔、楚留香手游‖很高兴认识你

【王杰希生贺】晴夜

生日快乐,我的魔术师。
(有点点方王友情向注意)
→GO




  今天天气不算好,总有云不高不低地压在天上,不一会儿就落了雨点下来。也好,反倒澄清了弥漫着一点灰色的空气,连视线里熙熙攘攘的人群也跟着加了一层清澈而凉爽的滤镜。
  王杰希没想到战队的人偷偷为他准备了生日礼物,推开训练室们的时候就被彩带劈头盖脸地喷了一身。薄荷色钢笔,微草限量版笔记本,略带苦味的抹茶蛋糕,甚至还有一小盆苍翠的盆栽,是吊兰,枝条上缀着几朵白色小花,生机盎然得像是要滴下水来。
  顺带一提,那蛋糕上还歪歪扭扭地画着一个Q版王不留行,两对大小眼四目相对的一刻王杰希有点想笑。
  “是士谦画上去的。”队里的前辈忍笑说道,人群最外围的别扭副队长立马跳脚:“才不是我!”
  “这赛季你可得拿个冠军回来,要不然我饶不了你。”方士谦认真地对镜子里的王杰希说道,那会儿小队长正在洗手间擦脸上糊满的奶油,听了这话从毛巾后面露出一双眼来,像浸满了雨水的深潭:“我会的。”
  他这样坚定地说,长睫上的水珠随着扑闪滴落。
  即使是生日训练也依旧照常,大家嘻嘻哈哈地胡闹了一会儿后就都回了自己座位。王杰希是个养生派,不喝咖啡喝花茶,里头泡的花还不一而足,暖甜优雅的几粒玫瑰,清澈透静的小片薄荷,最多的还是幽远温柔的一朵白色茉莉——就像现在这杯,花瓣缓慢而沉静地在水中旋转舒展,像他这个人似的,不显山不露水,不经意间一缕幽香便浅淡了时光。
  季后赛刚开始没几天,大家压力都不怎么大,训练结束后得到队长批准的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向距俱乐部最近的一家KTV出发,淅沥的小雨丝毫没减弱他们的热情。
  在众人的强烈要求下王杰希也唱了歌。变声期刚过两三年,是一把沉稳却又带一点稚气的声音,几缕温柔被深深埋起来不甚分明,青涩的矛盾,反而有些该死的吸引人。
  回去的时候雨停了。
  查完寝王杰希却没有回自己的寝室,而是上了俱乐部的天台。他踏破地面上聚起的一面面明镜,也踏破里面的自己。
  是时候改变了,他对自己说。
  他双手撑在冷质的栏杆上站在这晴夜之下,残云翻滚如同海面上漂浮的泡沫,墨蓝色大海安静地在头顶流淌,能看见万千耀眼的热带鱼汇聚成灿烂的河,游弋在天地之间。
  王杰希知道自己在赌,但他必须一赌。他在赌自己把天马行空的羽翼折断封在玻璃瓶里沉入水底,是否还能冲上九重云霄。
  能行的,他想,他身后的这帮人和那些观众席上的山呼海啸将是载着他的透明的风,这股风将冲破一切阻挡,高喊着,呼啸着,将他,将整个微草送上海色的高空,闪耀得像颗星星。
  王杰希就那样仰着脸望着。
  他唇角一丝笑意若即若离,高高的风柔柔抚过他面颊和发尾,一双眼却亮得惊人。
  即使是整片星空,也要深深溺死在那双眼睛里。
  

——————————
一点随笔↓
他是杯花茶,这茶水里浸着午后一线暖融的阳光,泡着桌角一缕吊兰的雅香,沉着夜空一点星辰的微凉,小火慢熬便煎出世间最挺拔的背影,最温柔的眉眼,最温暖的微笑。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