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一醉

辣鸡文手‖圈杂,主全职、黑塔、楚留香手游‖很高兴认识你

【侠明】望远行(下)

我终于写完啦!!!
有糖注意……也有刀注意……

————————————
  这日入夜的时候,竟然下了雪。这在江南也是奇事。那棵老树不久前才褪光了叶子,空留枝桠徒劳地伸向天空试图接住那点点晶莹,在碰触的一瞬间却还是融化了。江南的雪,向来是这样的。
  “思明兄!”少侠兴冲冲地推开他房门,“下雪了!江南的第一场雪!”
  “……嗯。”方思明披了衣服坐在床头,闻声转过头来。他再开口时语气平静而自然,平静得像那双死水般波澜不惊的双眸。
  “我看不见了。”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唯留枚枚湿漉漉的雪花静静融入夜幕的声音。
  突然,少侠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早就知道了。”
  不是疑问句,是陈述句的语气,是颤抖着的、强压着马上要迸发的什么的语气。
  黑暗中方思明看不见少侠脸上的表情,这让他莫名有些不安。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混了浓浓的哭腔,少侠第一次冲着这人仿佛要撕裂喉咙般地咆哮了出来:“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紧接着方思明听见了少侠大步踏过来的声音,而后一双手臂却是缓缓地环绕至他背后,将他整个人极温柔地圈在怀里。仿佛怀中人是一片晶莹易碎的雪花,轻一点便随风而去,重一点便破碎成一滴水,空留一片潮湿的痕迹。
  “凭什么……”少年人头靠在他肩头轻声道,“从一开始就是这样,什么也不说……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不值得你……”
  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一颗冰凉的水珠不知不觉地沾湿了二人颈间相触的一小片肌肤。
  “……不值得你稍微依靠一下?”
  方思明心里突然被什么刺了一下。
  他轻声道:“别哭。”
  少侠忽地发觉怀中人微颤的双睫像只蝴蝶轻巧的双翼轻缓地扫过他颧骨那一带,然后,一个略带迟疑不定的吻触在他唇角,转瞬即离。
  屋外一枚枯叶飘飘忽忽落于池塘,点开一圈圈微微的涟漪。
  少侠无声地睁大了眼睛。
  他听见怀中人的吐息和着自己的心跳,一下下地拂在自己耳畔:“这是赔罪。”
  “不够。”少年人忽地扣住他的后脑,不管不顾地攫住了那两瓣温玉。
  终究是少年人,吻都带着青涩的橘子味道,只是闭着双眼贴着他唇瓣便不再动作。方思明惊了一瞬后便觉有些好笑,这事他任务时也有做过,自然是比少侠更熟稔,便张口伸出小舌轻舔着他唇角,一步步引导着他。
  少年人只觉心跳如擂鼓,在怀中人的引导下也慢慢懂了其中奥妙,便带着一股势不可挡的气势碾开他唇瓣,强制性绞住那人敏感舌尖与之交缠。一时间二人双颊皆是染上薄红,晶亮的液体顺唇角滑落,直至快要窒息才放开彼此。
  少年护着方思明把他压倒在榻上,顺手扯下了帏帐,千层万层暖红色纱幕滑落遮住了二人身形,一点红烛摇曳,在居高临下的少年人脸上映出暧昧不清的暗红阴影。
  方思明手臂觉察到纱帘触感,当初还奇怪少侠为何执意要在他床上挂大红色帏帐——他想象了一下现在这情景,唇角不禁微勾。
  洞房花烛似的。
  “思明,”少侠俯下身去,泪里融着笑意滴落在他脸上,“我心悦你。”
  “嗯。”方思明亦是笑了,他抬起手臂勾下少年脖颈,缓缓收紧。
  他从未想过自己这点残烛也能被人好好地护在掌心。便是立时魂魄飘飘悠悠跨越千山万水而去,亦是何其幸运,他想。
  雪仍静静地落着,几里外的小村隐隐有喧闹的红光透过来。
  三天后,便是大年三十了。
  
  
  

  方思明的身体却是越发坏了起来。少侠又一次替他擦去唇上的血,眉心皱成一团纠结的乌云。
  “若是幸运的话……还能撑过年关。”他又咳了两声,轻声道。
  “你……”少侠红着眼圈攥紧他苍白的手,近乎祈求地低语,“别说了……一定能治好的……”
  方思明便闭了嘴,心里却暗暗叹息。自己还能陪伴他多少时日,这个小蠢货又何尝不知。
  “我想再看一次烟花。”他忽然这样说。
  少侠揉着眼睛点头,说好。
  三十那天少侠早早地便买了烟花回来,据他说这是金陵最大最好看的。到傍晚的时候方思明却反而精神了起来,甚至能自己扶着墙走到门口,抬头仿佛是遥遥望着深海般静谧的夜幕,里面淌着一条亮闪闪的星河。
  少侠尽全力不让自己去想这是为什么。
  远处似乎传来烟火和爆竹的声响,听不真切。
  方思明倚着门框坐下,看着少侠捣鼓那个大家伙。
  “好了。”少侠拍了拍手上的灰,回头正对上方思明沉溺着整条星河的眼,沉默了半晌,狠狠地抹了把脸。
  一点火星顺着引线贪婪地舔舐着,然后隐进层层包裹的红纸中。
  “嘭”地一声响,一颗火球转瞬间冲上云霄,然后炸裂成一朵极其盛大的五光十色的花,无数花瓣四处飞溅。
  方思明抬头仰望着,他眼前的黑暗却如同潮水般褪去了,模糊中那朵花却突然更耀眼了些,无数光影交织而下直直地连到地面,仿佛盘虬成了一根粗大的树干,与此同时,也有无数枝叶顺着四溅的火花延伸了出来,一直延伸到九重云之上将那星河挑在枝头,竟是生长舒展成了一棵流光溢彩顶天立地的树。
  他莫名觉得,这棵树和那小屋前的那株老树,有些像。
  方思明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变轻了,飘离了地面,胸腔中那些压抑的痛楚也不知何时离他而去。
  他飘飘忽忽地顺着那树干一路向上,最后回头留恋地望了树下站立的那个小小的身影一眼,便顺着延伸到星河里的枝干一直飞到望也望不见的远方去了。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能喜欢就太好啦!
后续可能会写写小甜饼(沙雕日常)(:з」∠)_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