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一醉

辣鸡文手‖圈杂,主全职、黑塔、楚留香手游‖很高兴认识你

【侠明】望远行(上)

        *清水,有刀注意
  *少侠大概是华山的(我怎么这么喜欢华仔呢)
        *短篇,会努力在周五前更完QWQ
  *自设明月山庄一战后是少侠把明明带了回来
        *可以接受的话→GO


  江南。
  转眼已是深秋。愈来愈重的冷意融在江水中悠悠流去,那掩着一座草屋的老树却是愈发金黄,像无数碎金婆娑地压了一树。
  方思明倚在窗边头朝着窗外,好像正望着那一片金黄璀璨,目光却缥缈而悠远。
  “思明兄!”少侠端着一个陶碗自偏房出来,“这是我去金陵抓的新方子,你试试。”
  方思明天生便有一副好皮囊,现在他除了黑色斗篷,褪了浓重尖锐的血腥味敛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硬,低顺着精雕细刻的眉眼坐在那,万千银丝如瀑流淌下来。少侠喊他,那双极浅淡的金眸便不疾不徐地一瞥,白睫微颤,如同雪晴后梅枝上摇落的簌簌新雪。
  “嗯。”他欲伸手去接却被少侠按下,紧接着一勺汤药送至他嘴边:“你伤还没好别乱动,我喂你。”
  他本是想拒绝的,抬眼却看见少侠晶亮晶亮的眼睛,无奈张了嘴将那药汁一口一口咽下。苦味自舌尖蔓延开来,方思明不禁皱了皱眉。
  “苦?”少侠觉察到他眉间一丝褶皱,“我还买了糖……”
  “不必。”他抬眼,目光自少侠敞开的前襟扫过,在那露出些许白色绷带的地方停了片刻:“你受的伤也不轻,何必……”
  待我这将死之人这般好。
  少侠虽不肯告诉他,但他自己约摸着身上也至少断了十几根骨头。即使是终日坐在这,那从胸腔中涌上来的巨痛也要隔一阵就攫住他已破碎的脏腑狠狠揉捏。
  少侠为什么还要他活着,方思明不明白。
  他已是风中一点残烛明灭,只等命数一到阎王派小鬼将他捉了去。更何况他是曾经的万圣阁少主,是趟过血海攀上尸山坐上这个位置的,无数冤魂都在等待着,等待着他从那位置上跌落下来,然后便争先恐后地扑上去饮他血嚼他骨噬他肉,再拽他进最深的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这便是恶有恶报了,他想。
  或许他明白,他想起在江南藏身时少侠总是独自纵马而来,朝他咧出一个在自己看来蠢得要命的微笑,然后把宝石萃玉什么的塞他一怀,支支吾吾半天说一堆不知所谓的诸如今天冷当心受了风寒之类的话,而后又纵马而去。
  小蠢货。
  方思明在执笔给他写信的时候这样想着。
  但他又想起了明月山庄那一战,细枝末节他已不记得,最清楚的只有血光中少侠的黑色双眸,那般通透的痛苦仿佛刺透了他身上的骷髅盔甲搅碎了缠住他手脚的宿命,直直扎进心口。
  他不愿,确切地说他不敢想。他这一生唯一给过他温暖的便只有义父与眼前这人,前者喜怒无常,救他于水火之中后又将他磨成供自己使用的一把利刃,刃断了便随意丢弃在明月山庄黏着暗绿青苔的角落,像丢一块脏污的抹布。
  后者……后者待他多好他是晓得的,但若是他也只是戴着一张粉饰的面具,他……
  方思明闭了闭眼,忽地捂住嘴咳了一声,张手,掌间一片猩红。
  “思明兄!”少侠慌得丢下药碗,替他轻轻地拍着背。方思明又咳了几声,渐觉气息顺畅了些,道:“没事。”
  “没什么事!”少侠正替他擦去唇边手上血迹,忽地生起气来,把手里的布巾往地下一摔:“什么你都说没事,吐血你也说没事,你……你就不能……”他的声音却渐渐弱了下去,最后几个字几乎是嗫嚅着说了出来。
  “你说什么?”方思明没听清。
  “我……”少侠咬着唇却是语塞,拳头捏紧又放开,最后自暴自弃似的扭头就往外走。
  “你等等。”方思明叫他。
  “……什么事?”少侠的脚步停了一停。
  “我想喝酒。”
  “……不行!”少侠几乎跳了起来,“你这个人怎么这样!身体成这样怎么能喝酒?等你好了再说!”
  方思明不说话,只是看着他。
  少侠让那双金眸一盯便浑身不自在,站在那只觉有个虫子落进衣襟里般别扭,又好似想到了什么脸色暗了暗,最后只好从喉咙里逼出一声“嗯”来,大踏步走出房门。
  他又何尝不知。方思明缓缓阖上眼睛,在意识被困意吞噬前这样想。
  

  
  
  临近傍晚时少侠便提了酒回来,并一个小包,将里面吃食在木桌上一样样排开。他揭开酒坛泥封,伴着溢开来的清甜酒香取了两个碗斟了半杯。“这是桃花酿,”少侠道,“就算不烈,你也少喝点儿。”方思明点头,看着他点起一盏油灯,让那橙色暖光柔柔地流了一屋。
  他端起碗轻抿一口,目光却无意间和对面人的碰上——少侠黝黑眼眸中烧着一点橙色火星,也不动,就那么定定地看着他,滚烫目光里熔着一分痛苦二分甜蜜三分缱绻四分坚定,好像直直地看进了他心里去。
  方思明觉得自己心跳没来由加快了几分,正欲再饮心口却突然一阵绞痛。他以为自己又要吐血,急急放了酒碗转头掩唇口内却没尝到血腥味,反倒是发觉有滚烫的液体自眼角流下,沾湿了脸颊指尖。
  他一时间愣了,平生第一次这么手足无措般,慌乱间回头对上匆匆冲来的人的眼。
  少侠呼吸一窒。
  他记忆中的方思明,眼神大多数时候是淡淡的,看不透的,或是混杂几分戏谑的,除却几次二人沐于清风明月中对酌,那双好看的金眸才借着酒意蒙上一层朦胧与孤寂。
  可像现在这样浸在薄泪里,像雪夜里受伤小兽般的眼神,他却从没看过。
  方思明还没反应过来,少侠就已经冲过来紧紧地抱住了他,力道大得他胸腔有些痛。他听见少侠埋在他肩头喃喃,热气悉数喷洒在他一侧脖颈,弄得他有些痒。
  “思明,你……你别哭啊……”
  “我要是不顺你心了就说出来,打我也好骂我也好……”
  “……没有。”方思明抬起胳臂,环上少年人微微颤抖的背脊,缓缓收紧。
  少侠身体僵了一瞬,然后转头自嘴角一路向上,笨拙地吻去怀中人脸上的泪痕,最后吻上他微颤的睫。
  方思明没有推开他。
  两个人就这样紧紧相拥,任凭清冷月光缠上暧昧灯光交织出温暖的颜色,在石砖地上勾勒出缱绻的影。

————————————————
酒永远是推动剧情发展的第一要素
                                                    ——鲁迅
(鲁迅:我没说过)
求小红心小蓝手评论呀QAQ

评论(6)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