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一醉

辣鸡文手‖圈杂,主全职、黑塔、楚留香手游‖很高兴认识你

For you.

  *小伙伴点梗“将要被终结的世界”……于是有了这么个产物
  *我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世界观……大概是扑克王国+中世纪+荣耀游戏设定的魔改?(啥玩意儿)
        *短篇,一发完
  *刀子注意
  可以接受的话→GO
  叶修是在左胸口如被烧红铁钉狠狠贯穿的剧痛中清醒过来的。他嘶了一声,皱紧眉头咳了两下——肺部似是被狠狠揉皱成一团,每呼吸一次胸腔都好像要被撕裂一般的疼痛。他艰难地睁开眼睛——额上蜿蜒流下的血半凝固成一片片紫红色的硬块粘在睫毛上,着实不好受。
  一瞬间,他恍惚以为自己已升入天国。白色,刺目到不详的白色充斥了他的整个视网膜,甚至要涨破他的眼眶汩汩流出再渗入皮肤触及大脑,震得他耳朵里嗡嗡作响。
  格鲁瑞的天空……是这个颜色吗?
  他的大脑正像是嵌进生锈齿轮的机器一样费力地思考着这个问题,一丝细弱却清晰的声音钻进他的耳膜。
  “前辈。”
  这令他猛然意识到自己分明是靠在这发声的人怀里的。他转动眼珠,目光触到那人线条分明的下巴和染了几滴血却依旧精致的侧颊——还有他修长脖颈上那条狰狞的伤口,青黑色的皮肉外翻出来,像一条攀附其上的蜿蜒死蛇。
  他花了几秒钟总算捋清楚了事实,勉强扯起嘴角,声带扯出的嘶哑声音滤过干燥的嘴唇勉强发出:“小周,还活着呐。”
  “嗯。”周泽楷依旧沉默寡言,只是他的情况也不乐观。额上冷汗不断顺着颊边流下将黑色发丝一缕缕粘湿,那张薄唇也失了平时那点平和与笑意,紧紧抿成一条刚硬的线。
  他歪头想了想,头上呆毛跟着跳了跳,又像是补充说明一样开了口:“前辈也是。”
  什么事啊这是……
  两年前嘉世国King叶修退位,在格鲁瑞大陆上掀起了轩然大波。但出乎每个人意料之外,一年前叶修独自建立兴欣政权再次回归,大败嘉世。谁不知嘉世曾是统治了整个格鲁瑞三年的王朝?而现在嘉世却从此坠入万丈深渊,议会分崩离析,靠着如今的King邱非才能勉强支撑下去。
  轮回,则是除当初的嘉世以外第二个统治整个格鲁瑞大陆的国家,周泽楷正是这个国家的King。现如今,已经是第三年。
  而他们,刚刚才在大决战中经历过一次殊死战斗。周泽楷的子弹穿透了叶修的左胸,叶修淬了毒的千机伞尖划破了周泽楷的脖颈。
  但他们居然还活着。真是不可思议。
  “小周。”叶修抬了抬下巴示意了一下天空,“这——是什么情况?”
  周泽楷抬头看看白的炫目的、已经崩开几道亮黄色裂缝的天,眼瞳里的深蓝色划过几点微不可闻的悲伤:“钟被毁掉了。”
  有人趁他们战斗之际无暇顾及之时,竟毁掉了大钟——支撑整个世界的砥柱。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将要被终结了。
  “谁干的?”叶修发问。
  周泽楷轻轻摇了摇头。不过现在问这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这一点两人都很清楚。只是几分钟的时间,缝隙就延伸到了天边。
  “小周啊。”叶修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一股铁锈味在口中蔓延开来,“你是为了什么决定走上这条路的?”
  周泽楷偏头看了看他,眼神晦暗不明。
  周泽楷曾经是个不善言辞的孩子,现在也是。他不懂如何去加入别人的话题,但他光芒四射的外貌和才华又总让他成为大家的中心。最常见到的样子就是他羞涩腼腆地抿唇笑着,那双眼睛却亮得分明,沉溺着的那片温柔的深蓝让人的心也软软地化成一摊水。
  然后他遇到了叶修。
  在一次国际舞会上,他看见了他。一身华服修裁得合身得体,更显出那人身材修长,举手投足都显露出王者的气场。但向来厌恶华糜气息的他逃至后花园,却看见叶修皱着眉苦着脸一边拉开领带一边抱怨这劳什子为什么系这么紧,而后点起一支烟悠然自得地靠在紫藤花架下吞云吐雾,像极了皇宫门口那个卖柿子的老大爷。
  周泽楷笑。
  叶修睫毛一扬,看见他倒也不慌,反而招招手让他过来。
  那天两人靠在花架下聊了很久。不……也许是因为周泽楷的语言实在让人难以理解。叶修几度吐槽他话为什么这么少,而他也每每报以抱歉的笑——他什么都擅长,就是不擅长多说话。
  “想当King啊?”叶修叼着烟开口,伸出手揉了一把比自己矮半个头的少年的发顶,“我也听现任King说了,你天赋不错。但是要记住——训练,永远是一个人实力最重要的一部分。”
  周泽楷抬眸看他——叶修唇上叼着的烟烟头上一闪一闪着缱绻的火光,半张脸溺在飘飘悠悠的烟雾中,唯有那金色的眸比夜空中任何一颗星都要亮,一直亮进他的心里,自此扎根,发芽,抽茎,开出小小的紫藤花,枝干伸展缠绕成那个人的身形,轻轻一触,指尖便感到甜蜜的微微刺痛。
  他的手,好温暖。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自那之后周泽楷无数次这样问过自己。
  但问又有什么意义呢。喜欢,都已经喜欢上了。
  他开始加强自己的训练强度,像个狂热的信徒奔跑在打靶场上。汗珠落在睫毛上遮挡了视线,他气喘吁吁地擦一下又举起双枪。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不仅是为了轮回,更是为了望其项背。
  然而就在他登上整个格鲁瑞大陆王座之时,那个人却离开了。
  他甘心吗?不,即使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枪王的野心不比任何人逊色。他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但讽刺的是,竟是以这样的方式重逢。
  或许,这也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身下的地面开始剧烈地颤动,几道裂缝开始在大地上纵横交错。
  看着那人好看的侧脸叶修一时有些感慨。当年那个青涩的少年如今也能独当一面,也能建立王朝,乃至最后与自己,同归于尽。
  这样……好像也不错。
  叶修抬起一只胳膊,揉了揉周泽楷粘上血的发丝。
  周泽楷睫毛一颤,转头缓缓看向他,眼眸中的情绪是从未有过的风起云涌。
  这么多年过去,他的手还是这样温暖。
  温暖得他几欲落泪。
  周泽楷开口回答,声音有些颤抖。
  “为了轮回。”
  “为了荣耀。”
  还有。
  叶修的瞳孔微微收缩。
  周泽楷的最后一句话,他没有听清。
  只看见,那是三个字的口型。
  在世界分崩离析前的最后一秒钟,周泽楷俯身吻上了怀中的人。
  END.
————————————
        不要在意摧毁大钟的是谁因为我也没想。

评论

热度(6)